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eoluv的博客

SING FOR THE LAUGHTER, SING FOR THE TEAR

 
 
 

日志

 
 

满文军们面临的两难抉择  

2009-08-21 10:30:51|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满文军们面临的两难抉择
◎文/阿莱夫
  8月4日上午,嫌疑人李俐从检察官那里听到证人满文军的证言,证实她组织了那场聚会,并且目睹了她与现场多人共同吸食K粉。从这起普通的刑事案件中我们知道,歌手满文军在通过媒体公开道歉后的两个月里,法律意识取得长足进步,从一个懵懂受蒙蔽的中年吸毒人员成长为主动揭发妻子、积极协助检察机关的守法公民。法律的某种规定,也是道德的,而且是不求诸积极道德评价的极限道德。   我以为,儒家思想可供继承的价值之一,就是为个人道德和社会规范划定了较为明确的界限,当双方出现“二律背反”的冲突,儒家思想可以在自己的体系中给出答案:遵守法律,维护稳定,是公众道德的下线,爱重至亲,是人类的情感本质,二者冲突,宁肯保护后者。这使儒家思想具备了哲学的实用性。孔子并非不尊重法律,他不赞成的应该是后世法家所主张的完全废弃人类情感,以法律为刀俎,使国人沦为奴隶和螺丝钉的威权。   无从知道满文军先生是在一种什么样的情况下决定签署他的证词,作为一位依靠知名度获取收入的人士,他应该清楚这一行为对修复名誉很可能没有积极贡献。值得同情的是,就我国的现行法律来说,他确实难以消极对待来自公诉方的作证要求,他有很多法定义务,但是相关权利非常有限。   很多现代国家的立法则有点儿暗合法盲孔子的理念,无论英美法系国家还是大陆法系国家,都广泛确立了“亲属拒绝作证权”。美国的证言特免权主要存在于夫妻之间,我猜测其思路大概是,作为一个以夫妻关系为主要家庭关系(核心家庭)的社会,相比案件审理甚至最终结果,维系夫妻在宣誓中所确认的信赖更为重要,对全社会而言也更加有利。   有时候社会所追求的,不应该是不计代价的法律结果,而应是各种值得尊重的价值和利益的均衡。我们应该通过更加完备的法律建设来创造这种精致的均衡,这样才能使公民不总是陷入该逃避举证自己的至亲还是该做个守法模范的痛苦之中。   (本文转摘自《华商报》)
  两千多年前,楚国的叶公向孔子介绍当地法制建设成就:“我们这里有位道德模范,他的父亲偷羊,他进行了举报。”孔子回答道:“我们那里对道德的理解略有不同,父亲包庇儿子,儿子包庇父亲,余以为这才是道德。”孔子此论被后学奉为天经地义。
  时至今日,现代人对孔子此言颇有微词,认为他是法盲,还不如一位肯悔过的流行歌手。朱熹说:“父子相隐,天理人情之至也,故不求为直而直在其中。”也就是说,亲亲相隐是一种人类情感的本能,遵循这一本能,即使技术上违反了法律的某种规定,也是道德的,而且是不求诸积极道德评价的极限道德。
  我以为,儒家思想可供继承的价值之一,就是为个人道德和社会规范划定了较为明确的界限,当双方出现“二律背反”的冲突,儒家思想可以在自己的体系中给出答案:遵守法律,维护稳定,是公众道德的下线,爱重至亲,是人类的情感本质,二者冲突,宁肯保护后者。这使儒家思想具备了哲学的实用性。孔子并非不尊重法律,他不赞成的应该是后世法家所主张的完全废弃人类情感,以法律为刀俎,使国人沦为奴隶和螺丝钉的威权。之间、父子之间要划清界限,为的是保持“政治正确”这种“大义”。后来的事实证明,这种大义灭亲其实是在泯灭人性,它的后果是造成千千万万的家庭破碎,亲情沉沦。即便是改革开放这30多年来,大义灭亲也仍然是一种受肯定的主流观念。   大义灭亲当然是一个褒义词,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这是一种很高尚的行为。然而在满文军这件事后,有个网友这样写道:“‘大义灭亲’这个词忽然让我有些心寒。”她的这一看法得到了许多跟帖的认同。   在这种“心寒”背后,其实隐藏着人们对于家庭和亲情价值的担忧。“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这一关于夫妻关系的老话在满文军事件中不断被人提起,是告诫,也是拷问。   由满文军揭妻事件而引发的网民对“大义灭亲”的反思,正说明人们的既有观念在发生悄然转变。 媒体漩涡满文军,别太着急了 (《新京报》)  事情到了这一步,满文军似乎应该稍稍低调,然后在太太身上多花点时间才是,毕竟他的证词在庭审中起了作用,虽然合法,却未必合情。满文军月底复出 真是“先做好人,后唱好歌” (千龙网)  法庭上蓬头垢面、痛哭流涕的阶下囚李俐,与最近在内蒙古儿童社会救助委员会慈善活动上风光无限的演出,并积极筹备复出大计的满文军两相对比,真可谓天壤之别,令人唏嘘。 满文军作证是义务 (网易娱乐报道)对于满文军的这一“揭发”行为,法律界专家表示,这是法律规定的义务。满文军揭发妻子,果真法不容情吗? (《东方早报》)  亲人之间法定的揭发义务,的确大大提高了破案率……这种正义是有代价的,它破坏了人类社会最起码的亲情,使当事人陷入了伦理悲剧当中,这种对于社会的伤害,不应在“法不容情”的冰冷口号之下被忽略。 满文军们面临的两难抉择 ◎文阿莱夫  8月4日上午,嫌疑人李俐从检察官那里听到证人满文军的证言,证实她组织了那场聚会,并且目睹了她与现场多人共同吸食K粉。从这起普通的刑事案件中我们知道,歌手满文军在通过媒体公开道歉后的两个月里,法律意识取得长足进步,从一个懵懂受蒙蔽的中年吸毒人员成长为主动揭发妻子、积极协助检察机关的守法公民。   两千多年前,楚国的叶公向孔子介绍当地法制建设成就:“我们这里有位道德模范,他的父亲偷羊,他进行了举报。”孔子回答道:“我们那里对道德的理解略有不同,父亲包庇儿子,儿子包庇父亲,余以为这才是道德。”孔子此论被后学奉为天经地义。   时至今日,现代人对孔子此言颇有微词,认为他是法盲,还不如一位肯悔过的流行歌手。朱熹说:“父子相隐,天理人情之至也,故不求为直而直在其中。”也就是说,亲亲相隐是一种人类情感的本能,遵循这一本能,即使技术上违反了
  无从知道满文军先生是在一种什么样的情况下决定签署他的证词,作为一位依靠知名度获取收入的人士,他应该清楚这一行为对修复名誉很可能没有积极贡献。值得同情的是,就我国的现行法律来说,他确实难以消极对待来自公诉方的作证要求,他有很多法定义务,但是相关权利非常有限。
  很多现代国家的立法则有点儿暗合法盲孔子的理念,无论英美法系国家还是大陆法系国家,都广泛确立了“亲属拒绝作证权”。美国的证言特免权主要存在于夫妻之间,我猜测其思路大概是,作为一个以夫妻关系为主要家庭关系(核心家庭)的社会,相比案件审理甚至最终结果,维系夫妻在宣誓中所确认的信赖更为重要,对全社会而言也更加有利。
  有时候社会所追求的,不应该是不计代价的法律结果,而应是各种值得尊重的价值和利益的均衡。我们应该通过更加完备的法律建设来创造这种精致的均衡,这样才能使公民不总是陷入该逃避举证自己的至亲还是该做个守法模范的痛苦之中。法律的某种规定,也是道德的,而且是不求诸积极道德评价的极限道德。   我以为,儒家思想可供继承的价值之一,就是为个人道德和社会规范划定了较为明确的界限,当双方出现“二律背反”的冲突,儒家思想可以在自己的体系中给出答案:遵守法律,维护稳定,是公众道德的下线,爱重至亲,是人类的情感本质,二者冲突,宁肯保护后者。这使儒家思想具备了哲学的实用性。孔子并非不尊重法律,他不赞成的应该是后世法家所主张的完全废弃人类情感,以法律为刀俎,使国人沦为奴隶和螺丝钉的威权。   无从知道满文军先生是在一种什么样的情况下决定签署他的证词,作为一位依靠知名度获取收入的人士,他应该清楚这一行为对修复名誉很可能没有积极贡献。值得同情的是,就我国的现行法律来说,他确实难以消极对待来自公诉方的作证要求,他有很多法定义务,但是相关权利非常有限。   很多现代国家的立法则有点儿暗合法盲孔子的理念,无论英美法系国家还是大陆法系国家,都广泛确立了“亲属拒绝作证权”。美国的证言特免权主要存在于夫妻之间,我猜测其思路大概是,作为一个以夫妻关系为主要家庭关系(核心家庭)的社会,相比案件审理甚至最终结果,维系夫妻在宣誓中所确认的信赖更为重要,对全社会而言也更加有利。   有时候社会所追求的,不应该是不计代价的法律结果,而应是各种值得尊重的价值和利益的均衡。我们应该通过更加完备的法律建设来创造这种精致的均衡,这样才能使公民不总是陷入该逃避举证自己的至亲还是该做个守法模范的痛苦之中。     (本文转摘自《华商报》)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